有没有新时时彩赔率高的平台|新时时彩软件官网
  章節報錯
999文學 > 武逆蒼瀾 > 第九十六章 激怒徐圖,陰謀得逞

第九十六章 激怒徐圖,陰謀得逞

一秒記住【999文學 www.1zh6.com】,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想殺我,你還不配,拿出你戰將的實力來,這點還不夠!”鐵君義輕蔑的說道,張狂無比,戰意狂卷。只不過鐵君義有張狂的資本,戰者六重時惡斗三級初期王者魔獸,是戰力堪比戰將四重高手的疾風狼王,依然存貨了下來,這戰將一重的徐圖想要他鐵君義的命,還不配!

    好強的戰意,三少爺怎么可能有那么強的戰意?葉楓腦海里不斷的自問著,眼里盡是不可思議。

    這股戰意太強了,如果是一個一般戰者和鐵君義對戰,此時鐵君義就完全凜冽的戰意直接摧毀他的心神,消滅其戰斗之心,最后棄戰而降。

    這小子怎么會有如此的戰意,如果他和我一樣,都是戰將,那么我連出手的資格都沒有,這樣的人必須死,徐圖暗暗道。

    “殺!”徐圖長槍一揮,飛身向著鐵君義掄去。

    來得好,鐵君義心里說了一句,戰天切身擋去。

    “嚓!”鐵君義的戰天和徐圖長槍交織在一起,發出嘶嘶的聲響。徐圖憑著戰將實力又是,長槍所指,必是鐵君義要,若被擊中,輕者傷筋動骨,重者生命垂危。鐵君義面對徐圖寒槍如雨點刺來,左右閃避,掄著戰天大開大合攻擊。

    兩人互相拆了七八是招,鐵君義額頭也出現密密汗珠,這畢竟是戰將一重的人物,雖然受傷了,但是戰力依然不可小覷,就算面對戰士七重,也有八十把握勝之。他現在與之對戰牽強了一些,身上被疾風狼王攻擊的地方還未好全,有被震裂開來,鮮血流了出來。

    徐圖雙手顫顫,鐵君義攻擊詭異無比,每阻擋他一刀,都會心中稍微警惕,唯恐有勁力滲透而來,然后爆發,讓他疼痛難忍,備受阻擾。后背的傷口在劇烈的運動下也是血流不停。

    鐵君義的刀勁詭異陰險,蓄力欲久刀勁欲強,時而有時而無,防不勝防。對于徐圖來說,已經有淡淡的恐懼感,鐵君義偷襲時讓他吃盡了苦頭,現在鐵君義時而有時而無讓他不得不全身警惕,耗費心神。

    徐圖看向鐵君義身上時內心震撼,那一出出血痕跡竟有十幾處之多,面前這少年竟然還有傷在身,還和自己戰得如此難分難解,這是天才嗎?不是,他就是一個傳奇少年。

    同時在旁邊看的葉楓也是震撼到了無以復加,戰者七重中期,帶傷狂戰戰將一重,他締造了一個傳說,一個無人可以顛覆的傳說。

    “刀斬!”徐圖的一個大意,招來了鉄君義的一記刀斬,快準狠!

    知道自己不能躲開鉄君義的這一刀,元力吐出覆蓋長槍擋在刀刃上,阻止鐵君義戰天突進,徐圖頓時就倒退而去,劃出十米遠,在地上留下兩道淺淺的劃痕,“唰唰”的聲響在空氣中回蕩。兩只手被震的有些發麻。

    “嗆!”徐圖長槍插在地上,停了下來,臉色一片潮紅。這次不在小看鐵君義,這是一只洪荒猛獸。

    鉄君義平伏了一下顫動的身體,臉色略顯蒼白,心中呢喃道:戰將就是戰將,就這么一會兒,元力就消耗了三成,接下來恐怕就有些難擋了。

    徐圖:“雜碎,這次我可不在讓你了!”

    鐵君義淡然:“笑話,我需要你讓?”。

    徐圖獰聲說道:“既然你想死,那我就成全你!”

    “唧唧歪歪的,來吧!”鉄君義絲毫不給面子。

    “那就去死吧,怒浪槍式第一式,橫掃千軍!”徐圖用上了戰技,戰將戰力爆發。

    “三少爺,不可硬抗,這是徐圖的專屬戰技,乃是天階下級戰技,威力恐怖無比。”看見徐圖劃出長槍,葉楓急忙說道。

    一條霸道的虛槍影在徐圖手中的長槍上顯出,波濤洶涌的氣勢席卷開來,落在密盛的草叢,發出嘶嘶的響聲。

    “別說了,一起來抗,娘的,威勢還真大!”鉄君義批了批嘴道。

    “哦!”

    “橫掃千軍!”徐圖大吼一聲,長槍就劃了過來。

    頓時一股波濤成一條弧線向鐵君義和葉楓滾滾而來,躲無處躲,逃無處逃,地上的草猶如快刀斬麻一樣,齊齊倒地。

    “刀斬,去!”

    “落花流水!”

    “碰!”一聲驚天巨響,在他們之間傳出來,一股毀滅性的氣勢席卷開來,肆虐著周圍的一切。三團元力爆炸,蕩出一股推力擴散。在這股推力下,鐵君義和葉楓的身體被彈飛了出去,狠狠地咂向遠處,落在樹上,猶如一陣狂風吹過一般,樹葉橫飛。

    “噗!”一口鮮血從鐵君義和葉楓嘴里噴了出來,繚亂的氣息滿布在他們的身上,鐵君義后背上的血跡更大,臉色也更加蒼白。徐圖同樣倒飛出去,一口鮮血散落在空間,星星點點的落了下來。

    但是徐圖的相比鐵君義兩人要好得多,氣息不如鐵君義他們那樣凌亂。戰將就是戰將,元力在身上形成的鎧甲抵消許多傷害。

    鐵君義翻身站起來,眼睛盯盯的看著遠處的徐圖。

    “不錯真的很不錯,能把我逼成這樣,在偏陽鎮,除了幾位和那幾個王者,沒有人能把我徐圖逼成這樣,今天,你們雖死憂榮!”徐圖站了起身。

    “老狗,你發什么吠,誰死還不一定呢?你以為你贏定了?”鐵君義盯著徐圖,嘴里的話是不要錢的。堪比戰將四重的疾風狼王都被他給陰死了,區區的戰將一重,正所謂打不贏,我還跑不贏嗎?況且,旁邊還有一個戰士五重的伙伴,誰生誰死想在言之還尚早。

    “我看你嘴硬,等我擰下你的頭,看你是否還嘴硬!”

    “就憑你一只老狗,說實話,我還真不放在眼里!”鐵君義反唇道。

    “現在就讓我送你們上路吧,這是我第一次使用這一招,死在這一招之下,你們應該感到榮幸了,怒浪第三式:波濤洶涌!”徐圖被鐵君義刺激到了,手中的長槍也開始運動起來,最強一擊。

    徐圖整個身子旋轉在空中,槍尖筆直的指向鐵君義兩人,元力自身而出,無數的槍影在空中竄橫。

    “娘的,以為你真的能使用出來嗎?”鐵君義看著遠處的徐圖輕聲的說道。

    看著徐圖的氣勢,鐵君義知道,徐圖想要發出這一記狠招,需要幾秒。

    鐵君義運足力量,白色的光芒布滿戰天,向著遠處的徐圖就釘了過去。

    戰天直取徐圖的身體。看著鐵君義把戰天直接的棄而來,這讓徐圖心懼連連,他玩玩沒有想到鐵君義會放棄自己的兵器,這樣等于輸了一半,丟了兵器就如拔牙的老虎,沒有絲毫的威脅。

    但是,現在的徐圖正在蓄力,要么就得停下來,要么讓這把大刀插入身體。

    毫不猶豫,徐圖停了下來,槍尖頂向戰天,挑在了一旁,一絲的鮮血從徐圖的嘴里留了下來。

    戰技反噬,看見徐圖流出的鮮血,鐵君義和葉楓都知道,打斷戰技的釋放,一定會遭到反噬,這是所有戰技的特點。

    鐵君義嘴角露出絲絲的笑容,這就他要的目的

    戰天落在了地上,徐圖的嘴角露出一絲的笑容,現在的鐵君義沒有刀,就等于沒有了招子,想要他的命還不容易。

    可是他永遠也想不道,現在的鐵君義才算是最強的鐵君義了,戰天重達三千斤,鐵君義提著三千多斤的戰天,限制了他十分之一的速度,這次是鐵君義百分之百的速度。

    而且,鐵君義的拳法現在更甚刀法一成,鐵拳的威力更在刀斬之上。

    只不過也不怪徐圖,鐵君義以戰者七重的實力,爆發出戰士七重的戰斗力,刀法更是斬出刀勁,也不怪徐圖這樣想,雖然你是天才,但也不要太過分嗎?

    只是鐵君義就這么的過分.....
有没有新时时彩赔率高的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