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没有新时时彩赔率高的平台|新时时彩软件官网
  章節報錯
999文學 > 我老婆是花木蘭 > 第334章 好大的膽子

第334章 好大的膽子

一秒記住【999文學 www.1zh6.com】,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營帳內的所有人都憤怒了,古弼這是擺明了要把他們逼上絕路啊,沒有糧草、沒有軍械、沒有必要的生活物資供應,這防線怎么守?這兵怎么帶?消息若傳出去,非得炸營不可!

    群情激奮之下,高修站出來對趙俊生抱拳說:“都統,事已至此,我們已沒有選擇的營地,不如索性隨了古弼的心愿,反了吧!”

    趙俊生的臉色很平靜,反問:“反了?你自信能擋得住朝廷的圍剿?”

    曹蛟站出來說:“都統,我們的確擋不住朝廷的圍剿,不過我們可以借用柔然人的力量,選擇暫時投靠柔然人,待我們力量強大,再擺脫柔然人的控制”。

    花木蘭早就急得不行,此時聽他們正商議謀反的事情,立即對眾人說:“不行,你們不可以意氣用事!古弼要把你們逼上絕路也只是他個人的想法,絕不代表朝廷也有這種想法,你們不能這么做,如果你們真的反了,豈不是正中古弼的下懷?還有,就算你們去投靠柔然人,難道柔然人就會真心接納你們?就算他們接納你們,你們能保證柔然人沒有抱著利用你們的想法?你們反了也就罷了,可叛國投敵是要遭萬世唾罵的!”

    趙俊生看了曹蛟一眼,沒有出聲。

    裴進立即說:“高都尉、曹都尉,你們都少說幾句,現在可不是置氣的時候,也得想辦法渡過眼前的難關!”

    他說完對花木蘭說:“花將軍,高都尉和曹都尉只不過是說氣話,你也別往心里去!道理我們都懂,可我們不能在這兒等著被古弼給坑死吧?您有什么辦法可以解決目前的困局嗎?”

    花木蘭想了想說道:“我這就回去請皮將軍向皇帝上書,金陵大營不止古弼一個人,還有永昌王和五公主,我相信他們也不會看著古弼一意孤行讓局面崩壞的!”

    趙俊生這時對花木蘭說:“木蘭你也別擔心,我們目前的輜重還能支撐兩個月,這么長時間足夠我們想辦法了!我不會讓古弼如愿的,我們當然也不會真的反叛,沒有人愿意走上這條路!現如今我們有兵馬近五千人,還有一萬余青壯百姓,就算金陵大營不給我們供應輜重,我們還有雙手可以勞動,這里有山河湖泊,有草原沃土,我們可以捕魚打獵,可以開荒種地,我們還有一些從柔然人手里繳獲的物資,用不上可以賣掉換取糧食!”

    花木蘭見趙俊生這么說,心里也放心了一大半,她知道盡管這樣可以暫時解決所有人的吃飯問題,但沒有軍械輜重是不行的,士兵們的操練對軍械的損耗是很大的,必須要及時補充,否則無法防御柔然人,她決定回金陵答應著之后就去見皮豹子、永昌王和五公主,請他們阻止古弼,把情況稟報朝廷。

    次日一早,花木蘭向趙俊生告辭,趙俊生沒有挽留,軍令上要調回花木蘭和懷朔軍殘部。

    出了營門不久,花木蘭讓莫那婁進和烏洛蘭齊率懷朔軍殘部先走,她停下來對趙俊生說:“俊生哥哥,我也知道輜重營如今的處境很艱難,內有古弼一干人等想置你們于死地,外有柔然人虎視眈眈,輜重營的壓力很大,你千萬要保持理智,高修和曹蛟他們有這種想法很危險,一個人怎么能輕易說反叛就反叛?你一定要壓住他們別讓他們胡來,只要不給古弼等人出兵剿滅你們的借口,他們是不敢明目張膽胡來的!還有,皮將軍已經向皇帝舉薦我做他的副將兼懷朔鎮的軍司馬,協助他重建懷朔鎮,目前已經下發了軍帖從各地征招兵馬,等我擔任了軍副、軍司馬,我在金陵大營就能說得上話了,到時候我不會讓他一手遮天的!”

    趙俊生聽了這個消息很為花木蘭感到高興,“您若當任軍副和軍司馬,這就太好了,我這邊你不用擔心,我心里有分寸,你回金陵大營之后好好操練士卒,皮將軍這個人除了有些貪財之外,其他都好,他又是皇帝身邊的人,只要他肯定為你說話,你坐穩軍副和軍司馬的位置是沒問題的!我過幾天派人給你送去一些錢財,可以投其所好給皮將軍送一些錢財,事情應該就能解決了!”

    花木蘭皺眉道:“這······不好吧?我花木蘭從軍打仗靠的是一身武藝,升遷也是有戰功在身,若是如此做豈不是落得個喜歡鉆營的名聲?”

    趙俊生笑著拍了拍花木蘭的肩膀:“我的傻姑娘啊,倘若皮豹子是一個正直清廉的人也就罷了,你無需搞這些手段,只要一心為公、剛正不阿,他就會欣賞你、提攜你,可他不是清廉之人,你想往上爬就得投其所好,咱們為人處世不可太過剛直,只要不違背自己的本心,不違背自己的原則,行事講究一些策略是完全可以的!”

    花木蘭看著趙俊生,咬了咬嘴唇,點頭道:“好,我聽你的!”

    送走了花木蘭,趙俊生讓高修和曹蛟繼續操練新兵,他則帶著四千多民壯繼續建造新軍營。

    正所謂人多力量大,短短十天時間之內就把一座新軍營給搭建起來了,軍營不再是營帳林立,全部都是營房,包括馬廄倉庫都是使用粗大的木料搭建起來的,木料之間的縫隙全部用黏土稀泥封堵,冬季不會透風,營房都挖了兩尺深的地基,把木料扎進去之后用夯土夯實,就算分再大也吹不倒營房,若是營帳,到了秋冬之際經常有被吹倒或被大雪壓垮的。

    為了防止營房屋頂漏雨,把屋頂的木板間的縫隙用黏土糊上,待其曬干,再刷上一層桐油,再曬干之后鋪上一層干草,如此便不會漏雨了。

    在建造新軍營的同時,趙俊生還分出一大半的民壯,給他們發放一些工具,讓他們在附近開荒,開荒出來的田地種上麥種。

    為了趕在天氣完全轉涼之前開墾出足夠多的田地把麥種種下,民壯們都很賣力,在土里刨食的老百姓都知道錯過了播種的季節到了明年就沒有收成,他們就得餓肚子。

    這一部分民壯還在開荒種地時,新軍營已經建造完畢了,趙俊生讓這些建造軍營的民壯又繼續在旁邊給他們自己建造一座的營地,以幫助他們抵御風雪度過寒冬。

    到了十月中旬,民壯們居住的營房也建造完畢了,所有人都有了一個安樂窩。

    “都統,裴進從善無縣回來了!”親兵隊長兼陌刀隊隊長李寶打馬跑過來向正在監督民壯們開荒播種的趙俊生報告。

    趙俊生一聽,當即讓手下在這里盯著民壯們勞作,他和李寶趕回軍營。

    裴進一臉的憔悴,正喝著茶,看見趙俊生走進來立即起身拱手行禮:“屬下見過都統!”

    趙俊生擺擺手:“不用多禮,家里情況如何?上次柔然人突襲善無縣,家里沒出事吧?”

    裴進說:“不幸中的萬幸,柔然人突襲善無縣時,屬下家眷們及時躲進了儲存咸菜的地窖,依靠咸菜頂了兩天等柔然人走了才出來,不過家里值錢的東西已經被柔然人擄掠一空了,屬下回去時,他們已經在城外挖了好幾天的野菜吃!”

    “縣城里的情形,只能說慘啦,十室九空,屬下趕到時,街面上尸橫遍野,野狗小貓也看不到兩只,城里活下來的人沒幾個了,這幾日活下來的官員征招城外的百姓們收拾尸首,足足六天才把城里收拾干凈,僅僅埋尸體的大坑就挖了二十多個!”

    趙俊生自從得知柔然人突襲了善無縣城,他就想像得到柔然人在善無縣城內干了什么,如今親耳聽裴進說出來,他都忍不住渾身直顫抖。

    良久,趙俊生收拾心情問:“家里都安頓好了嗎?”

    “勞煩都統掛念,屬下已經把家里都安頓好了,留下了足夠的錢財和糧食,至少三個月之內不會受凍挨餓!”

    趙俊生點點頭,這才開始說起正事,“讓你聯系的商人,你聯系得如何了?”

    裴進拱手說:“按照都統的吩咐,屬下這半個月來考察了附近幾個州府的商人,只有一個人符合都統的要求,此人名叫喬義誠,是個漢人,原本在朔州做個小官,可他在官場上沒什么靠山,又無意中得罪了高官,在官場上混不下去了,只好退出官場用以前做官時積攢下來的一些錢財做起了生意,這些年他憑借著精明的頭腦和以前在官場的一些人脈和熟悉官府門路把生意也算是做得風生水起,不過此人最近遇到了麻煩,生意受到了同行的打壓,許多貨物積壓賣不出去,又有一大批貨物被被官府以私通柔然人的罪名給查抄,正是著急上火的時候!”

    趙俊生摸了摸下巴,問道:“此人現在在何處?”

    “屬下已經把他帶來了,此時就在旁邊的營房內!”

    趙俊生考慮了一下,說道:“今日晚間你帶他過來見我!”

    “是!”

    天黑了,南天堡上下所有人都吃過了晚飯,裴進把商人喬義城帶來了大堂。

    在裴進介紹之后,一個四十多歲高瘦商人上前對趙俊生見禮:“草民喬義城拜見都統!”

    趙俊生觀察著喬義城,也不出聲說話。

    喬義城此時也在觀察著趙俊生,他也很好奇趙俊生這個人,一個漢人竟然做到這個位置卻是不容易的。

    良久,趙俊生說:“喬員外是吧?本都統不想說廢話,直接開門見山吧,本都統缺糧缺布料衣物,這里有一萬六千人,你若能拿出半年的糧草和衣物讓本都統的麾下吃飽穿暖,大娥山堡、屯柞山堡、南天堡這三座關隘可以任由你和你的商隊暢通無阻,不管你的商隊販賣什么貨物去漠南漠北,本都統可以保證沒有人敢查!”

    喬義城聽得倒抽一口涼氣,心說這趙都統好大的膽量,就為了一萬六千人半年的糧草就敢私自放商隊出關和柔然人交易!
有没有新时时彩赔率高的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