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没有新时时彩赔率高的平台|新时时彩软件官网
  章節報錯
999文學 > 暗月紀 > 第七十五章 焦慮

第七十五章 焦慮

一秒記住【999文學 www.1zh6.com】,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1000點信用點?

    唐凌接過了那一管白色的膏體,巴掌大小,卻這么貴?

    可是饑餓已經讓他顧不得一切,反正蘇耀叔應該有1000點信用點,自己還是先欠著吧。

    想著,唐凌已經擰開了白色營養膏的蓋子,粗暴的將營養膏擠入了口中,大口大口的吞咽著。

    “唐凌,基因鏈三星天賦,考核合格。”與此同時,仰空也平靜的宣布了唐凌的成績。

    飛龍特意看了一眼唐凌,他好像并沒有任何反應,還是大口的吃著營養膏,感覺并不對這個成績感覺到失望。

    這倒是讓飛龍有些樂了,吃東西就這么重要?第二場考核也不耗費體力,莫非是蘇耀虐待了他?

    但總而言之,他喜歡樂觀一些的人,樂觀的人至少...不會輕易被這個時代所擊倒。

    考核到此就結束,反正沒人察覺唐凌在聽聞成績時,那一下輕微的停頓,自己原來這么差勁嗎?是進入第一預備營的人當中,天賦墊底的存在嗎?

    而這時,營養膏已經吃完了,和營養塊兒一樣,沒有任何的味道,不過在口感方面就順口了許多。

    唐凌并不介意什么味道,他只知道這營養膏還是很神奇,吃下去以后竟然把他的饑餓緩解了小半,至少讓他有力氣站起來,并且開始思考。

    “進入第一預備營的考核就此結束。明天早上7點,準時到榮耀廣場老地方集合,遲到者取消資格。”沒有任何恭賀的話,當唐凌走出測算儀以后,飛龍直接宣布了報道時間,便讓仰空通知工作人員,把這些少年帶出榮耀大殿。

    唐凌也跟隨著眾人,沉默的走出了這間神秘的房間。

    在這個時候,小個子安迪吞了一口唾沫,然后小聲的對唐凌說道:“通過了就很厲害,重要的是在訓練營中取得好成績。”

    唐凌對安迪友好的一笑,眼中卻并沒有安迪以為的失落。

    因為,當恢復了思考能力以后,唐凌聯想起了自己的所見,有那么巧合嗎?自己在那片迷霧中,走到了第三把鎖,結論就是三星天賦?如果自己堅持走到了盡頭,第九把黑鎖的地方呢?豈不是九星天賦?

    九星天賦是不是很強大?

    而基因鏈測算到底是什么原理?是每一個人都像自己一樣,要走到哪里就是哪種天賦?還是說,只要有那樣的鎖存在著,就是天賦?

    會不會有什么錯誤?

    唐凌想得入神,沒想到飛龍在這個時候也忽然叫住了唐凌。

    “期待你在第一預備營的表現。”這句話,他沒有對身份顯赫,天賦也出色的奧斯頓與昱說,也沒有對阿米爾說,獨獨對唐凌鼓勵了一句。

    在他看來需要鼓勵的是唐凌,他不想唐凌就此沉淪。

    至于偏心與否,飛龍從來不在乎這種問題。

    看著飛龍,唐凌想起了自己的問題。

    但唐凌并不信任飛龍,他到底什么也沒問。

    **

    走出了榮耀大殿。

    天氣有些陰沉,零星的風,厚重的云。

    但鬼知道會不會下雨?

    反正進入第一預備營的考核已經結束,成功的,還是不成功的都需要一場放松。

    少男少女們各自散去。

    唐凌也獨自走向了榮耀廣場的一角,蘇耀就站在那里,巍峨的像座山一般,想不注意都難。

    “通過了?”蘇耀叼著煙卷,瞇著眼睛問到。

    “通過了。”唐凌的語氣很平靜,完全沒有通過的開心。

    “唔。”蘇耀隨意的回應了一句,便走在了前方,唐凌則跟在了蘇耀的身后。

    在這個時候,他的失落才浮現在了臉上。

    三星基因鏈天賦?自己能走到哪一步?就算拼盡性命的去訓練,是否就能夠打贏那黑袍人,然后報仇?

    不,仇人還有17號安全區的一些人吧,自己能否對抗?

    在所有人面前,唐凌都沒有表現出對天賦墊底一事的在意與失落,但看見蘇耀,不知為何,他無法忍住。

    蘇耀沒有回頭,所以他沒有看見唐凌的表情,他自顧自的說道:“我故意問你的,其實每通過一個,榮耀大殿就會派人傳出消息,通知整個安全區。”

    “我就是故意讓你緊張一下,哈哈哈哈...”蘇耀很得意,笑得很開心。

    可是通過了有什么好緊張的?這件事情很好笑嗎?唐凌不明白蘇耀的邏輯在哪里?

    這不好笑的笑話,根本也緩解不了唐凌的失落。

    “哈哈哈,你一定很生氣吧?”蘇耀停下了腳步,忽而回頭,但看見的是唐凌失落的眼神。

    他的笑容僵住了,繼而收斂了起來,用手拿開煙卷,吐了一口煙:“說。”

    “我,只有三星天賦。但我,我看見了,看見了九...”唐凌說得有些斷斷續續,他有些無助,還有些被人誤解般的委屈,就像一個小孩子,精心準備了一幅畫,以為畫的很好。

    到最后,別人都笑著覺得很幼稚,敷衍的說了一句能畫出來就不錯。

    唐凌是個驕傲的少年。

    更重要的是,看見了九把鎖代表了什么?是不是每一個人都看見?所謂的天賦其實是說,要走到哪里,才算做哪里?

    他怕在蘇耀口中聽到這樣的答案,他相信蘇耀一定了解這些。

    蘇耀叔,只是沒有制式盔甲而已,他也是紫月戰士那樣強大的人。

    可是,唐凌并沒有說完自己的話。

    這話剛說出了一半,就被蘇耀捂住了嘴,接著他聽到了一句:“一切,回去再說。”

    蘇耀的神情非常嚴肅,緊皺的眉頭不是失望,更不是驕傲,而是一種焦慮,一種擔憂,一種說不出壓力感如同霧氣一般籠罩了他。

    唐凌有些不知所措。

    但信任讓他沒有再繼續說下去,而是沉默的跟在蘇耀身后,同他一起大步的朝著家的方向走去。

    蘇耀的速度很快,這顯示著他的煩躁。

    唐凌要小跑才能跟得上。

    盡管忍了好久,唐凌還是叫了蘇耀一聲。

    蘇耀不耐煩的回頭:“我不是說,什么都別說嗎?”

    “那個,蘇耀叔,我欠了那個考官1000個信用點。”說完這話,唐凌趕緊接了一句:“打工是不可能打工的...”

    “我x,你到底是去考核了?還是去飄了個女人?”蘇耀額頭青筋直跳,盛怒之下,干脆一把扯起唐凌的衣領,拎著他大步的繼續朝著家的方向走去。

    唐凌莫名覺得惶恐,什么是飄了個女人?這個事情很嚴重嗎?

    ( = )
有没有新时时彩赔率高的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