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没有新时时彩赔率高的平台|新时时彩软件官网
  章節報錯
999文學 > 詭秘三千藏 > 第一百零二章 武道第五階

第一百零二章 武道第五階

一秒記住【999文學 www.1zh6.com】,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第一百零二章武道第五階

    ——————————————————

    ......

    藺采悠還是原地不動的站著,雙手盤在胸前。眼睛已經閉上、連呼吸也停止了。只留下一雙耳朵,像是在細細的聽著什么?藺采悠聽到了一股微弱的心跳聲,那心跳聲越來越小,接著停止了。藺采悠嘴角微微一翹、一抹笑意從嘴邊閃過……

    余千蘭青云劍法使出,無相無形,青云者雖高高在上。卻權高而不威。《漢書》中有云:“青云為紛,虹霓為嬛。”

    當年青云庵始祖,創此派時。一是借青云之飄逸,二是夾雜著自己不凡之志、三則是告誡后人,要青云出于藍天卻美于藍天。

    另一邊,任勇這個黑大漢,氣勢霸道強勝。一把平凡的斷鏟到了他手中,就變成了一把威力巨大的利器。揮動的力如狂風,暴躁無比。

    比起來、鰭蛆就更顯得狂躁。“咻嘻嘻嘻……”的鬼笑不斷。那長著獠牙的大口,忽開忽合。

    銀毛直豎,像是一只長滿刺的刺猬。讓人難以下手。余千蘭的青云劍,上次破開了嚙叒的防御,但是這次。那銀毛比起嚙叒的僵尸毛,不知硬了幾千倍。劍劍刺去,只留下“呲啦啦”的火花聲。任勇的斷鏟不斷的拍下,也只能發出陣陣的抨擊聲。二人幾番進攻,都以無果告終。他們這才明白,十方面前的這只五級僵尸到底有多厲害!

    那鰭蛆又一次的蹲伏到地上,殷紅的口水順著獠牙淌到了它銀色的毛發上。

    “小心!”任勇提醒道。余千蘭也是,立刻劍擋在面前。時刻的盯著鰭蛆的一舉一動。任勇那把斷鏟緊握。

    鰭蛆與空中的余千蘭、任勇形成了一個平衡的三角形。三方都在相持。地上蹲伏著的鰭蛆,在等著機會,一個將兩人都咬死的機會。

    “嗖!”身形動了,地上鰭蛆的身影不見了。一道銀光奔涌向余千蘭。

    “小……”任勇話未說出,那鰭蛆已經到了余千蘭背后。滿嘴的獠牙朝著余千蘭的脖子咬去。

    千鈞之際。“噔”的一聲,一根棍棒從地底鉆出。紅色的表面閃著金芒。這不就是韋陀棒!

    那韋陀棒的速度不知比那僵尸的速度快了幾百倍。連氣都沒來及喘的鰭蛆。一聲痛苦的嘶吼,急速的逃開。兩只黑爪捂著大嘴,“嗷嗷”只吼。

    一顆紅色的獠牙慢慢的落到地上,被地下突然伸出的一只手捏的粉碎!

    “破!”地面爆裂。一道閃耀著金光的人影從地底鉆出。韋陀棒飛回手中。口中道了句:“阿彌陀佛!”

    “十方?”任勇和余千蘭呆呆的看著本來快沒命的十方,只見此時十方腳踩浮云,穩穩而站、四周云彩不斷的聚攏到他腳下。身上的金光更加耀眼、強盛。

    騰空飛行!十方竟然突破了!余千蘭二人大驚道。

    這時遠處,一直閉著眼的藺采悠,突然睜開雙眼,眼角笑意未盡,大聲到了句:“恭喜十方長老,突破到武道五階!”

    “那得多謝藺施主給的機緣!”十方回道,轉而臉色一沉。韋陀棒揮向鰭蛆,大聲喝道:“妖孽!且看貧僧今日如何收了你!”

    韋陀棒呼嘯而來,威力之大可以改變百里之內的地勢。一棒子砸在鰭蛆肩上。“咔嚓。”量鰭蛆這只五級僵尸的肩骨如何堅硬。在十方一棒子之下,鰭蛆的肩骨瞬間打得粉碎!一只肩膀軟綿綿的癱下。

    疼痛還未被鰭蛆感覺到。十方又是一棒子將鰭蛆挑起,重力揮下。鰭蛆這只五階僵尸被甩到千丈之外,還未休止。

    十方身形一動,也跟著瞬間消失在原地。

    耳邊風聲呼嘯,鰭蛆剛一回神。那十方已經飛到了自己面前,雙目怒視,鰭蛆那血紅的眼睛剛欲睜大。

    “喠!”十方手中的韋陀棒已經無聲無息的破開他銀毛的防御,將自己的身軀,連同心臟一起穿透。任你這只僵尸的防御如何厲害,只要你是五級以下、心臟就是你最大的弱點。

    鰭蛆的結局與嚙叒一樣悲催!心臟個這道防線被破,最終化成一縷煙灰而散。

    “好強大!”余千蘭目瞪口呆的說道。

    “不愧是武道第五階!”任勇也敬佩道。

    韋陀棒收回、十方凝聚心神,盤坐在空中!雙目緊閉。

    藺采悠三人都知,十方剛突破到武道五階,修為尚未穩定。剛才又經歷一戰,此時正是領悟武道第五階力量千載難逢的好時機、錯過了不知何時才會再有!

    藺采悠來到鰭蛆消失的那個地方,只見一道血紅的令牌掉落到地上。

    藺采悠揮手撿起,只見令牌上寫了兩個大字:“血欲。”

    藺采悠眼神微渉。喃喃道:“血欲?”藺采悠突然想起李瀾清曾經說過,有一個上古的殺神——血魔,就住在一個叫“血獄”的地方。這塊令牌上的字,與那血獄同音卻只差一字,莫非兩者有什么關系?

    藺采悠舒緩一口氣,將令牌收起。看了看漂浮在半空中、還在打坐的十方。藺采悠來到任勇面前,開口問道:“任兄!”

    “藺兄弟!”任勇看向藺采悠。

    藺采悠問道:“你是在哪里遇到的這鰭蛆?”

    ……

    鰭蛆已死、十方打坐完畢,但事情對于藺采悠來說還沒有結束!

    藺采悠問向任勇:“你是在哪里碰見鰭蛆的?”

    “就是這附近!”任勇回答。

    “那有沒有什么奇怪的事?”藺采悠繼續問道。

    “好像都很平常!沒有奇怪的事?”任勇回答道。

    “說說吧!很多線索都是在非常平常的事里發現的!”

    任勇思忖了下道:“那鰭蛆見我的第一句話是‘終于找到你了!’。”

    藺采悠道:“這說明鰭蛆從一開始就打算找你,應該是跟嚙叒有關!”

    “接著,他打敗我后,就一直把我困在石洞里,準備把我慢慢折磨死!期間一直沒有出去!”任勇道:“倒是有一人來找過他!”

    “什么樣的人?”藺采悠問道。

    “當時,我力竭氣弱,沒能感覺的太清楚!只不過,那人的氣息比嚙叒的強很多,卻沒有強過鰭蛆!”任勇說道。

    ( = )
有没有新时时彩赔率高的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