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没有新时时彩赔率高的平台|新时时彩软件官网
  章節報錯
999文學 > 婚婚欲睡:顧少,輕一點 > 第1050章 她要的,不是同情和陰謀

第1050章 她要的,不是同情和陰謀

一秒記住【999文學 www.1zh6.com】,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包里有幾塊面包,一大袋牛肉干,水,獵槍,小刀,電筒,塑料袋,還有一小瓶鹽。

    她丟了一塊面包給黑妹,“吃這個,一邊吃,一邊走,你包里也應該有這些,里面還有牛肉干。”

    “恩恩,謝謝夫人。”黑妹不客氣的吃起來,畢竟是青春期,長個子的時候,飯量也大。

    穆婉朝著山里面走去,除了黑妹外,楚簡的兩個手下一起跟了進來。

    黑妹很快的就把面包消滅了,對著穆婉說道:“夫人,我最喜歡打獵了,我在前面帶路啊。”

    “嗯,還有挖野菜,這個季節應該會有很多野菜,也會有筍,一起留意著吧。”

    “好嘞。”

    他們朝著里面走了半個多小時,穆婉在林子里發現了很多薺菜,她在附近做了三個陷阱后,蹲在地上挑薺菜。

    黑妹幫忙。

    楚簡的兩個手下面無表情地站著。

    “你們不幫忙嗎?”穆婉問道。

    之前開車的面無表情地說道“我們只是負責你們的安全,其他和我們無關。”

    穆婉:“……”

    她挖了三個小時的野菜,挖了很多,有薺菜,山蔥,白蒿苗,面條菜,刺葉草。

    去查看陷阱的時候,兩個陷阱空的,其中的一個陷阱里面,有一只野雞。

    黑妹拎起野雞,“今天晚上有雞湯了,真棒。”

    穆婉看向手機,快三點半了,“我們走了不少的路,現在要回去了。”

    黑妹還沒有盡興,“夫人,你先回去,我走得快,而且,個子小,很容易隱藏,我再到處找找,說不定我還能抓到別的東西呢。”

    “你一個人,我不放心。”穆婉說道。

    “我有獵槍呢,還有武功,又會爬樹,還有叢林實戰經驗,很有自信的,而且,我就再找一小時,天黑之前肯定回去的。”黑妹保證道。

    穆婉看向拎著箱子的人,說道:“你跟著黑妹,保護她。”

    拎著箱子的人面有難色,“我只是一個醫生,我還需要人保護呢。”

    穆婉:“……”

    她看向另外一個男人,還沒有說話,那個男人開口道“我是奉命保護夫人的,黑妹也是保護夫人的,現在少了一個黑妹,要么一起走,要么……”

    男人看向黑妹,“你早點趕上我們,我一個人保護兩個很吃力。”

    “知道了,如果有危險,你就朝著天空放三槍,我立馬跑回來接應你們。”黑妹承諾道,把野雞丟給醫生。

    她不經過穆婉的允許,一溜煙的跑了。

    穆婉無奈,黑妹畢竟年紀還小,出來了,就像放飛的小鳥。

    她回去,盡量加快了步子,走了一個小時,才回到了活動板房那里。

    楚簡過來,攔在了她的面前,臉色更加不好了,說道“你明天回A國?”

    “怎么了?”

    “先生對你那么好,生病了還出來陪你,掛了一下午的水,你不照顧他,還要跑去看你的前夫,你有點良心嗎?”楚簡罵道。

    穆婉定定地看著楚簡,“楚簡,你有你的立場,我也有我的立場,你因為心疼項上聿來罵我,我不怪你,但是你即便罵了,在我這里也找不到答案,人本來就是自私的,為了自己想要的,可以忽略其他,讓開,我要去做飯了。”

    “你這次回A國會后悔的。”楚簡警告道。

    穆婉扯了扯嘴角,“我這個人做事從不后悔,對了,廚房在哪里?”

    “哼。”楚簡發出很大的一聲,就怕穆婉聽不到一樣。

    他朝著前面走去,拎著穆婉去了最邊上的一間房間。

    穆婉看房間門口掛了很多處理好的肉,有兔子的,雞的,野豬的,魚的,看起來,肉很新鮮。

    她看向楚簡,問道:“這些肉哪里來的?”

    “哪里來的,當然是山上獵到的,靠你,能吃得飽嗎?”楚簡諷刺地說道。

    穆婉擰起眉頭,“你們也去山上打獵了?”

    “不然呢?房間里面還有很多處理好的野菜,你進去看看吧。”楚簡看向手表上的時間,“趕緊做吧,現在的天黑的早,先生都餓了。”

    “這么多肉,應該是做不完的,你們不吃嗎?”

    “還有很多,另外,先生說晚上會和你一起燒烤,你把這些肉啊,魚啊,蘑菇什么的,處理下吧,調料里面都有,還需要什么再給我打電話,我一點都不高興看到你,你飯都煩死了。”楚簡說完,又哼了一聲,轉過身,傲嬌的離開。

    穆婉推開門,果然,里面很多清洗干凈的野菜,還有面條啊,面粉,米,各種調料之類。

    她想了下,開始做飯。

    一小時過去,兩小時過去,她晚飯都做好了,天早就黑下來了,還不見黑妹回來。

    穆婉擔心起來,給黑妹打電話過去。

    電話打不通,她更加擔心了。

    “煩做好了嗎?等你的飯吃,都快餓死了。”楚簡不悅地說道。

    “已經做好了,可以吃了,你讓人端出去吧,黑妹呢,你看到黑妹了嗎?”穆婉問道。

    “你那丫鬟那么黑,融于夜色之中,誰看得見。”楚簡沒好氣地說道。

    “我問你正經的,她現在還沒有回來。”穆婉擔心地說道,表情很嚴肅,很認真。

    楚簡翻了一個白眼,“她半小時前就回來了,拎了兩只野雞回來,剛好趕上我們吃飯的時間,吃的比我們多了去了,現在已經去洗澡了。”

    穆婉:“……”

    “你看到她回來,應該先帶她來找我。”穆婉數落道。

    “啊呀我去,我倒是想先帶她來找你,她非要先去吃東西,不跟你說了,先生都餓了。”楚簡看向里面。

    兩樣涼拌野菜,薺菜肉團子,紅燒野豬肉,油燜兔子飯,雞湯蘑菇,山蔥蒸魚。

    楚簡舔了舔嘴唇,“做的倒是挺豐盛的。”

    “這么多,我們吃不完的,你們要是沒吃飽,可以吃第二頓。”穆婉說道。

    “要你說。”楚簡再次給了穆婉一個白眼,喊了人過來,把菜送到了項上聿隔壁房間。

    穆婉先去洗了澡,身上都是黏糊的汗,不舒服。

    她去項上聿隔壁房間的時候,項上聿已經在了,吃著薺菜肉團子,頭也沒有抬,情緒有些深沉,好像發生了什么……
有没有新时时彩赔率高的平台